“馬航”和“烏克蘭”,可以說是2014年上半年國際新聞中的兩大關鍵詞,都曾一度牽動著人們的眼球。誰又料到,這兩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字眼,這次竟然走到了一起,給世界帶來了又一幕悲劇。北京時間7月17日晚,馬來西亞航空的MH17客機,在從阿姆斯特丹飛往吉隆坡的途中,在俄烏邊境墜毀,機上283名乘客和15名機組人員全部遇難。據烏克蘭、美國等國的最新消息,這架波音777客機極有可能是被導彈擊落的。(相關報道見06、07、08版)
  烏克蘭政府軍和東部的親俄武裝日前正處在小規模內戰中,到底是誰向萬米高空的民航飛機發射了致命武器呢?涉嫌的烏克蘭、親俄武裝、俄羅斯軍隊三方互相指責推諉,陷入了一場“羅生門”。烏克蘭政府宣稱,是“恐怖分子”使用地對空導彈將飛機擊落,並拿出了截獲的叛軍與俄軍的錄音對話作為證據。烏克蘭東部民間武裝則反駁道,自己的防空武器只能打到4000米的高度,是烏克蘭政府軍擊落了馬航MH17航班。俄羅斯國防部也出面證明,烏克蘭空軍戰鬥機曾一度逼近墜毀客機,並提醒烏克蘭軍隊2001年就曾擊落一架俄羅斯客機。更有陰謀論指出,被擊落客機的飛行路線與當天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專機幾乎一致,這可能是一場未遂卻誤傷無辜的刺殺行動。目前墜毀客機的黑匣子被當地親俄武裝獲得,據稱已被送往莫斯科。同時,民間武裝表示允許烏克蘭政府、馬來西亞和國際組織的調查人員進入該地區對MH17墜毀事件進行調查。無論是遇難者的親朋好友,還是世界各地關註這則新聞的普通讀者,都希望MH17客機的失事原委能夠儘快水落石出。
  擊落第三方民用客機,殺害無辜平民的行徑無疑會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。無論是烏克蘭政府軍,還是當地民兵和俄羅斯軍隊,都沒有理由故意襲擊一架路過的馬拉西亞客機。目前我們更傾向於認為,這是一場意外的誤殺。肇事一方由於操作上的紕漏,可能誤認為這是一架敵方的軍用飛機。而MH17航班,正好又不幸地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空域。這類意外情況在世界空難史上已經出現過多次。1983年,一架大韓航空的波音747客機,在庫頁島附近海域上空被蘇聯防空軍的蘇15戰鬥機擊落,機上26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遇難。韓美兩國表示該機因導航故障偏離航線誤入蘇聯領空,而蘇聯聲稱該機是在執行間諜任務。1988年,伊朗航空的空客A300客機在從伊朗阿巴斯港飛往阿聯酋迪拜的途中,於波斯灣上空被美國海軍文森斯號導彈巡洋艦發射的防空導彈擊落,機上290人全部遇難。美國政府辯解稱將該機誤認為是伊朗空軍的F-14戰鬥機。
  即使這是一場意外,但我們同時也應看到,當地的不穩定局勢和敵對狀態正是民航客機遭到誤擊的根本原因。正如普京總統在事故發生後指出,如果不是烏克蘭政府在東部重啟戰端,馬航客機不會被擊落。當然,烏克蘭政府也可以反唇相譏,如果不是俄羅斯的軍事干涉鼓勵了東部叛軍的分離主義活動,烏克蘭局勢何以至此。東部民間武裝也可以為自己開脫,正是基輔方面的統治無方,大搞街頭政治,才讓東部人民揭竿而起。可以說,是今年以來各方的不冷靜行為,導致衝突不斷升級,最終殃及無辜。回顧歷史上造成巨大傷亡的誤擊客機事件,也大都發生在劍拔弩張的時刻和地區。被擊落的伊朗航空班機當時飛越的波斯灣,正處在兩伊戰爭的陰雲下。而大韓航空班機誤闖的庫頁島海域,正是上世紀80年代美蘇冷戰高峰,軍事對峙的前沿陣地。
  MH17墜毀事件提醒我們,即使是一個遙遠地區的衝突,也可能使萬里之外的無辜平民受害。在這次遇難者中,有約100位乘客是正趕往墨爾本參加第20屆世界艾滋病大會的參會者,他們中有艾滋病研究專家、艾滋病防治官員和活動組織者。他們的離世,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全人類的損失。只有在一個和平穩定的世界里,人類才能發展繁榮。
  鐘準(重慶學者)  (原標題:MH17被擊落的偶然與必然)
創作者介紹

家庭清潔

hf22hfxxj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